郑浩:改革需要新动力,路在何方

  • 时间:
  • 浏览:0

郑浩:改革需要新动力,路在何方的相关文章

郑浩:改革需要新动力,路在何方

中国改革具有自上而下的性质,需要有来自上层、来自统治集团的动力,改革才能启动。否则,原应与权力关系密切的特殊利益群体已成为改革的最大阻力,原应官僚阶层本身原应角度利益化,对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已无法再像1990年代初一样以利益相赎买。否则,作为一个 群体而言,期待官僚阶层再像200年前一样成为下一步改革的动力,原应不太原应。据中共中央党   更多...

东北三省出路在何方﹖

据《亚洲周刊》最新报导,中国老牌重工业基地东北三省(黑龙江、吉林、辽宁)不适应市场经济转轨的「东北疑问」,在改革开放后原应出先﹔今天,大型国企转轨困难加深,企业破产及职工下岗的具体情况更为严重,下岗工人骚动频繁。劳工抗争已成为什么在会不稳定的重要因素。东北三省出路在何方﹖ 今年三月初起,黑龙江大庆市工潮连绵不断。辽宁省的辽阳、   更多...

尤德才:中国改革路在何方?

改革开放200多年了,中国地处了巨变,200多年前购买常用生活必需品需要凭票证的日子已成为历史,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随着改革的深入,公器私用、权钱交易、权权交易、权色交易、潜规则盛行于社会,腐败愈演愈烈,原应政府公信力大幅下降。社会不公造成有权使权,无权的使拳,社会治安恶化。唯物主义和“经济挂帅”的灌输下,拜金主义思潮泛   更多...

袁绪程 黄纪苏:改革:路在何方——关于《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走在大路上》的对话

编者按:多媒体网络剧《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走在大路上》(以下简称《大路》)上演以来受到来自各界的广泛关注,它所涉及的诸多有关改革的疑问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大路》的编剧、著名剧作家黄纪苏日前应邀到《中国改革》杂志社座谈。座谈话题广泛,涉及到对世界文明与中国文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自由、平等和法治与专制,精英的社会责任与弱势群体的保护等   更多...

迈克尔·佩蒂斯:中国金融改革,路在何方?

上月温总理对中国银行系统的诘难再次突显了目前关于中国银行和金融体系的有趣讨论。这眼前 一个 日益增长的共识是,中国银行体系地处很大漏洞否则需要改革。否则中国的银行为或多或少需要改革呢?要知道,过去三十年里中国的金融体系另一个 中国成就的一个 重要组成累积。同样重要的另外一个 疑问是,金融改革的内涵是或多或少?在现实改革中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需要执行或多或少样   更多...

陈伯君:敢问路在何方——建言文化强国

○无法回避的几个根本疑问21世纪是信息时代、知识经济时代,以创意为核心、知识产权为保障的文化产业将引领时代潮流。文化产业的意义早已超越经济本身,一同也作为观念和价值的认同和推广的重要载体构成国与国之间不同层次的战略联盟,维护国家的经济持续增长和经济政治文化安全。原应说,中国原应是市场经济国家,中国加入WTO并度过5年的   更多...

我国上市公司治理:路在何方

【内容提要】我国或多或少上市公司接连不断地出疑问,造成股价大幅下跌,关键在于控股股东。家长式的特权,使控股股东很容易操纵上市公司,通过种种手段损害公司利益跟生小股东利益。对策是:坚定不移地推进国有股减持,改变国有股一股独大,减少或限制控股股东的投票权,引入撩开上市公司的面纱制度,保证董事会、监事会的独立性,通过立法来规定控   更多...

蔡定剑:中国改革的新动力

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好,非常感谢光顾燕山大讲堂,关心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疑问。也谢谢腾讯网,跟生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举办另一个 一个 讲座。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200年,有随后我 演讲会、报告会,否则讲政治体制改革的其实很少。我其实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才能避开或多或少题目,200年来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在样,需要反思、总结,或多或少疑问关系到中国未来的发展。 我是200年的经历者,一同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