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配角吴孟达想当次主角:我的自传是一出悲喜剧

  • 时间:
  • 浏览:0

吴孟达

坐在记者背后的吴孟达,精神请况很好。前几年可能疾病困扰,吴孟达明显调慢了工作节奏。重新调理事先,他又那么来越快回归到最爱的表演工作中。吴孟达喜欢别人叫他达叔,显得亲切。达叔人很随和,只有架子,整个采访过程中都笑脸盈盈,偶尔也有放声大笑,很容易要我联想到他事先在银幕中的喜剧形象。入行45年来,他出演的作品连我本人都数不清,大帕累托图是喜剧,几乎也有配角。演过只有多戏,他我本人也担心会有惯性的表演和动作,还是希望演一点有挑战性的角色。他很重想尝试《搭错车》中哑巴父亲的悲剧角色,也想拍一部自传《吴孟达》,“快70岁的我对白只有事先讲得只有灵活,记性也没只有好,也有有一点老年痴呆类似于于的角色(我不里能 来演)。”他还设要我找一点事先与他企业企业合作过的演员,从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的层厚讲述吴孟达的一生。吴孟达说,这应该会是一出悲喜剧吧。

  拍《流浪地球》最苦

“把外国演员都拍哭了”

2014年,吴孟达可能病毒感染原应 心脏衰竭被送进ICU病房,甚至两度传出死讯。所幸抢救成功,脱离了生命危险。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吴孟达,自此戒烟戒酒,悉心调理身体,工作也放缓了。“前几年不拍戏主全都 身体的原应 ,全都戏受到身体的限制只有拍,太熬夜的戏身体熬不住,动作大的,提一点重的东西全都 行,挺糟糕的。”

随着身体慢慢康复,吴孟达逐渐恢复工作请况。2017年,他接了两部电影,其中一部是郭帆导演的科幻片《流浪地球》。采访中,吴孟达坦言,这是他拍戏最苦的一次,“从来没拍过只有苦的戏,有哪些条件都苦,工作时间、布景、导演对角色的要求,时需要很高的水平。”刚结束了了吴孟达把这部戏看得很轻松,“删改没想到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是依照好莱坞的技术最好的法律法律法律依据拍,包括衣服也有很真实的,背包也有40公斤只有重,背上根本呼吸不了。别说我,剧组请了全都外国演员,按理说体力应该比我好多了,但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全都 行,都哭了,临演也好,特约也好,也有愿演,全都 太辛苦了。”实在 拍摄很辛苦,但对吴孟达来说却是一次新鲜的尝试,“事先实在 只有会拍这俩 戏,可能科幻这项在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中国比较弱,当然也未必有公司要我投资,导演我本人非常坚持,用了好几年的时间计划拍这部戏。”去年的事先吴孟达看后一点粗剪的片段,“效果好得不得了。”

  最想演《搭错车》哑巴

“要我们都心疼这俩 老头”

入行45年,吴孟达演过的戏,他我本人都数不过来。拍戏多了他就很重担心,我本人会有惯性的表情和动作,全都他会尽量提醒我本人,希望有新的东西给到观众。对吴孟达来说,这也有一件容易的事情,“挺痛苦的”,他希望在角色上有一点新的创意,又希望观众不必里能 接受他的欠缺。毕竟,在观众的印象中,吴孟达的形象永远是事先喜剧人,这俩 形象在观众心中太过根深蒂固,不能自己推翻重建。

吴孟达总是希望演一点有挑战性的角色,未必总是无厘头。实在 ,他很早就尝试过。1992年他与周星驰企业企业合作的《武状元苏乞儿》,两人在片中饰演一对父子,有一场潦倒戏,吴孟达饰演的父亲为了生活去乞讨,走事先还嘻嘻哈哈对儿子说:“事先当乞丐全都 简单,有全都窍门的,也有伸出手就能要到钱的。起码拿个钵子,事先才有身份。”吴孟达用喜剧的最好的法律法律法律依据演出了悲剧的力量,片中的父子情令人心酸。

问及还有有哪些要我挑战的角色,吴孟达说不多了,比如很重想演1983年经典电影《搭错车》中孙越饰演的哑巴父亲,“我当演员肯定会有我本人的想法,也会跟他的表演不一样,我没想过要超越他,全都 希望能从我本人的层厚去表演这俩 老人家。我会注重在‘爱’上,这俩 角色这辈子的终极任务全都 为女儿而活,全都 要从哑巴身上感觉到他对女儿的一种生活 爱,这全都 我不里能 表演的另外一种生活 风格,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看的之也有心疼这俩 老头。”

近年来,吴孟达在影视作品中尝试的角色类型十分多样,演过皇上、医生、商人等不同角色,只有局限在喜剧的框框里。“观众不里能 接受还不知道,但要我看后这俩 演员有付出,也有用心。跟我说这也是观众总是宠爱我的地方,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也知道我可能尽了我本人的能力了,只有偷懒。就像《流浪地球》只有辛苦我不里能 演,相信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看后事先,就不必里能 原谅了。”

  《吴孟达》我本人当主角

“尽量找周星驰刘德华帮忙”

演了只有多年戏,几乎也有演配角,吴孟达是影视圈公认的“黄金配角”,给无数明星充当绿叶。但吴孟达却毫没得乎,“有了配角的帮助,主角才会演得好。”全都 ,吴孟达从来不把我本人当配角来演,每次都能把配角演得闪闪发亮。可能演的多数也有喜剧作品,吴孟达很少能获得奖项的认可,唯一一次是在1991年凭借《天若有情》获得第1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他在片中饰演的小人物太保,唯唯诺诺受尽别人欺负,最后却为了给大哥报仇,用刀杀死了凶恶的仇家,那一刻,他成为我本人心目中的主角。

当了只有多年配角,吴孟达也想当一次主角。他很重想演一部自传式的《吴孟达》,我本人当我本人的主角,拍一点我本人的困扰,“对白只有事先讲得只有灵活,记性也没只有好,跟我说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会有这俩 老头子不行了的感觉。”吴孟达设想这部戏应该是一出悲喜剧,这俩 人物有可爱的一面,也有悲哀的一面,事先是事先非常优秀的演员,他年轻的事先大帕累托图人也有看后他的戏,没想到他老了,变成事先了。

这俩 题材在吴孟达脑海里酝酿要我了,“我总是在想用有哪些层厚去拍,不里能 从身边一点人的层厚来看,唤起所有观众对吴孟达事先到现在的事先感觉,为什么会么会会 变成现在事先了。”在这部吴孟达的自传中,也会跳出事先与他企业企业合作过的一点演员,“跟我企业企业合作过的田鸡(田启文)、黄一飞、肥仔聪(林子聪),甚至周星驰、刘德华等,未必能找到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来帮忙,尽量吧。一点回忆跟谁拍戏,可能我可能痴呆了,一点事可能忘了,比如说刘德华、张学友站在我背后,不知道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是谁。我反而实在 这可能是对我最大的挑战吧。”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